中国文化旅游网 申请特约通讯员 | 设为首页 | 返回主页
全国 切换城市
今日热议:
位置 > 高端访谈

专访孙君 — 中国式民主

发布时间:2018-02-13 06:20 来源:中国报道 浏览量:14120

中国报道讯(文/孙君)[中国有世界上最完善的民主,这十几年我一直坚信,也一直坚持乡村:道法合一,家祠合一,家国合一的双向互动式的中国式的民主形式。]

这个话题是当下最敏感的话题,也是我最怕说的内容。可是当下的中国文化需要校正,对外国人更需要解读。十九大中央把乡村振兴工作中,把“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”提到日程,尤其是把“自治”首次放在乡村建设首位,为未来振兴乡村打开了新的机遇。

我每天与农民打交道,参与乡村建设与治理,民主形式总是绕不过去。要么继续西方民主(村民选举),要么坚持本土自治式民主(已渐渐消失),二者必选一。

如果我只做规划不落地,只做理论不实践,只调研写论文,很多事就简单了。问题是我要建设,我要实践,我要还原一个乡村,我想找到我心中的中国,民主这个问题就一点不能含糊。

十几年中,西方的乡村民主选举让我感慨万分,有难言之痛。每次我问村干部,你对村子未来打算是什么?90%的村干部的回答是:“我们没有打算,三年一选,我不知道后年还是不是我”。三年一次的选举已把原有的平静打乱了:拉票、赂选、请客、瞎承诺……道德与良心在慢慢消失。一些不平静的村 ,每一次的选举,政敌都如临大敌,还要派公安与防暴警察。唉!选举是一个简单的问题,为何被政府弄的如此复杂啊?

每当我说中国有全世界最完善的民主时,很多人笑了,随之,众多的学者与专家教授攻击我,普通人也笑了。慢慢地,我不再说了,不再回复,也不在公开场合说民主。因为他们真的不懂中国,不懂乡村民主,对不懂不知者又有何可辩解呢?

农耕,之所以称之为文明,就会有自己的文明形式,也一定有最适合的民主形式在呵护着它,这句话我想不会有任何争论。所谓民主,就是保护人民权利,管理与治理国家,维护国家主权等,这个道理为绝大多数人认同,这个民主才会有生命力。文明的历史越短暂,其民主形式越不适合社会,最终由人民推翻历史,重新建立人民需要的民主。

民主是人类文明重要的标识,由人、家、国家逐步梯级形成了不同国家、不同社会、不同阶层的民主权利与形式。一个民族(国家)民主形式的好与坏,最终由时间的长短来界定,这是民主好与不好的基本标准。

中国有没有民主?

这话本身就不成立,一个国家怎么可能没有民主?只有好与不好,适应与不适应之分。中国的民主,只是不像美国人的民主而已。难道不像西方民主就不叫民主?我不太懂民主研究,不懂政治与法律,可是我知道历史。我只知道中国是全世界五大古老文明中仅存的文明,而且依然生机勃勃。我知道其他四大文明消亡可能就是因为不像中国的民主而消亡,而消亡的本身就是民族(国家)缺少一个好的民主形式。中国拥有9000年的文明历史,我以为时间与生命力的现实告诉我们:中国不仅有民主,而且有全世界最科学最完美的民主,现实是检验民主最好的标准。

我们不太关注民主,没事,可以睁开眼睛看看。我们不太懂民主,没事,可以读读中外历史,比比总是会的。不过对于打麻将、斗地主、赌博、养生与扯淡的人来说,自然不会懂得民主。中国众多的学者与专家对本国民主还没弄明白,却认真研究起西方民主,竟然把西方工业社会的民主形式引入中国乡村,弄得中国农村每一次选村干部都像选美国总统一样。以陌生社会、竞争对手、法律程序破坏原本以德为尚、荐让制、熟人社会的自治乡村。无疑民主竞选制是强加在乡村自治之上的一种民主

皇帝与村长

自古中国的民主基本分为两个层次:一个是以乡绅(或村长)为代表的乡村自治的民主形式;另一个是以皇权(帝王)为代表的中央集权制的文明。偌大的中国只有两个人能用法律与道德,那就是皇帝与村(族)长,这就是中国式民主的特点。需要说明的,无论是中央集权还是自治,也不是哪一个人(皇帝或者村长)来决定,而是皆有一个集体来代表民主。

1. 乡村自治

这是东方文明的基础。这种传统的民主形式覆盖中国80%以上的国土面积,也是中国主流的民主形式。乡村特殊的熟人与血缘关系,加上偏僻遥远的地域,形成了一个亲情加道德的特殊人群。亲情是血缘,道德是熟人,这样一个家族制的小社会,会有两种民主管理:一是乡绅(族长)治理,所谓皇权不下县,这种自治就是以家谱、祠堂、祖坟的形式,形成一个血缘制、家族制的民主;二是一个(镇)村多姓多族或者血缘人口增多的情况,这是以伦理道德(宗族文化)与法治融合的民主形式自治村庄,这个村就是建立在法律与道德并行基础上的小社会,而村长往往就是这个小社会的代表。

2. 中央集权

与西方民主说法不同,中央集权为中心的民主形式。表面上,我们感觉是以皇帝的意志为中心,其实也是一个帝国的集体决策,只是这个帝国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。

中国所以有这样一种民主形式在管理中国,是由民族的性格、文化、气候、地域等生活与生产方式决定的。中国地处亚热带、温热带,丰衣足食、安居乐业的环境,滋养了整个民族“以和为贵”的性格,偏向中性与中廉,不具有是非分明的特点,缺少个性,没有侵略性。在这样的环境中,中国才产生了具有民主与集中,自治与推荐特点的民主形式,这种民主形式恰恰让东方文明有了永恒性、时代性。

寻求组织感觉

中国人怕孤独、爱热闹,尤其是喜欢群聚,这些都是农耕时代的痕迹:一是血缘与家族制,因为有血缘关系,信任一直没有走出宗族之外;二是偏远群聚以抵抗土匪与野兽干扰;三是野外生产、地域辽阔,需要大声说话;四是各种民俗风情的活动,也表现了这种农耕文明特有的亲戚关系……..这些都是中国人为何总要找组织、爱群聚的原因。

中国人到哪里都喜欢有组织性。很多人一生太忙太累,退休了想安静安静,可是真的退下来就不行了,还要找个社区找个组织、让大妈做领导。实在不行跑到老年大学,也要找组织来领导自己,这种归属感就是中国人的群聚特性。中国人不爱独居,有事没事就喜欢聊天、品茶、饮酒、书画,凡是这些活动,都是一大堆人,人越多喜气越多。就连红白喜事,也是人多为喜,热闹为善。这些都在有意无意之间流露出各家族之间的微妙差异,烙上了以家为根,以村为基,以族为叶,以宗为脉的乡土文化的记号。

只要有组织,就一定有领导人。领导人的选举是大家推荐的,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。谁能当领导,是要大家认同的,认同的是品德,高于普通标准的品德,而不是钱与权力。从这一点上,就能看到中国人具有独立与自我思想的空间,众多人的独立与自我汇聚成大国的小民思想。这种意识的随意与从众,经过有组织的过程来完成,也为中国特有的民主形式,形成了意识与行为统一的民主哲学体系。

这种表面随意与个人的行动,骨子里又显现出人性与道德。公平与法治,民主权利与公民意愿,为个性化的中国发展筑起一个最有普世价值观的中国民主。

自治才是王道

中国的乡村民主一直与天道、人道阴阳合一,民主也成为天人合一的生活方式,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至简大道,乡村自治才有了与日月同辉的生命力。

自治是家庭制民主,是把所有问题当成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,所有的法律以道德与伦理为准则。自律与自治是同样的意思,民主要在自治与自律中实现,这种民主没有明确的刑法与规则,而是人在做、天在看,这样的法似乎做到了无缝无界无边,是一个没有缝隙的人类最严密的民主形式。无为而治是大国小农民主的核心,也是人性与天性的契约。

乡村的自治不仅仅是人治,还有天地、神仙、道与德、还有法律,形成了一个神似东北乱炖的世界文明与民主中最有效的文明形式,这个文明是帝王最省心、投入最少、运作最正常的民主。

中国的民主是一种双向互动式的民主

今天很多人说中国没有民主,这话说的不太靠谱,一个走了9000年的民族,可能没有民主吗?说没有民主的人就更不靠谱了。任何一个有人的地方都有民主形式,只是民主形式有好与不好而已。

东方文明一直遵守着天地、黑白、阴阳、动静、慢快的自然规律,其中民主形式也是自治与人治,道德与法制。上为中央集权,下为村民自主,形成了适应东方性格的民主形式,这样的民主源于陌生社会滋生法律、熟人社会产生道德与两种合法合情的双向互助式的东方民主。

中国式的民主是上为理性,下为感性,前为集中,后为分散,是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双向式的互补。是人情与法制,民主与集中,互动式的动态民主。这些民主有皇帝的意志,有忠臣的建议,有百姓与大家的议论,有村(族)长的决断。表面看上去是一种无序与人治,实际上这种人治中更多的是具有普通大众的朴实价值观,是以人为意与以自然为本的集中体现。

中国的民主形式比较温和,西方的民主形式相对冷一些。两种文明的宽容度不同,一个边界极为清晰,一个在法与德之间。一个是人治,一个是法制。中国这种高以低为基,贵以贱为伴,城与乡相依的民主形式充满着东方文化的哲学思想与道家精神,也是大国小农文明的护身符。

旅游天下主编翁晓勤与中国乡建领军人孙君 合影

谁说中国没有“民主”?我们的“民主”不仅有,而且呵护华夏文明走过了9000年。这种属于东方文明的“民主”是否叫民主,我感觉应该让历史说话,让时间说话。西方社会学家约翰-奈斯比特说中国拥有世界上最科学的民主形式,而我们的学者与国民依然说中国没有民主。发展与改革中的中国确实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与挑战,同样的问题所有发达国家都面临过,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发展中的问题,而否定我们的“民主”。我们也不能用改革开放37年的磨合期来否定9000年的东方文明。我以为这不是学术研究,这也不是学术的态度。改革开放只是中国历史的一页,仅仅30多年,所有出现的问题西方也出现过。给中国一些空间与时间,相信历史,相信中国,我们不可一叶障目。

自古中国有民主,经历9000年的东方文明,世界独一无二,在30年后我们能再次见证东方民主的价值与生命力。

责任编辑/翁晓勤

关于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

版权所有 江苏高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备案号:苏ICP备17036779

本站累计访问1236395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