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文化旅游网 申请特约通讯员 | 设为首页 | 返回主页
全国 切换城市
今日热议:
位置 > 特别专题

第6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(荷赛)获奖提名作品分享

发布时间:2020-03-13 10:39 来源:文化旅游网 浏览量:31271

北京时间2月25日19点,2020第63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(荷赛)官方公布了各奖项的提名作品,共计372幅,所有获奖者的最终名次将于4月16日在荷兰颁奖盛典上揭晓。四个奖项的一等奖获得者将各奖励10,000欧元,其余入围摄影师将一起分享总价值130,000欧元的奖金。

自2019年,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(World Press Photo Foundation)为年度摄影大赛推出了一个新奖项:年度世界新闻摄影故事奖。以便更深入的审视你周围发生的故事,需要一组图片才能深刻的理解摄影师所要表达的主题。

据中国摄影网从荷赛官方了解到,本届大赛共收到全球125个国家的4283名摄影师提交的73996件作品。

大赛共评选出44位摄影师提名,共计372幅作品(部分有重合),分别来自24个国家,和去年一样,本届也未见有中国摄影师提名。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摄影师都拍了些什么。

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奖提名

Nominees for World Press Photo of the Year

▲2019年6月19日,苏丹喀土穆,一名年轻男子在手机照明下朗诵一首诗,其他抗议者高呼平民统治的口号。摄影师:Yasuyoshi Chiba(肯尼亚内罗毕)

▲2019年5月21日,阿尔及利亚阿尔及尔,学生在反政府示威活动中与防暴警察扭打。摄影师:Farouk Batiche(德新社)

▲2019年10月20日,艾哈迈德·易卜拉欣(18岁)是一名严重烧伤的自卫队战士,10月20日,他的女友在叙利亚哈萨卡的一家医院探望他。起初她不愿意进房间,因为她被他的伤势吓坏了,但一名护士劝她进去握住艾哈迈德的手,和他简短交谈。摄影师:Ivor Prickett(纽约时报)

▲2019年2月18日,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举行的国际防务展览和会议(IDEX)上,一名商人在展览日结束时锁上了一对反坦克榴弹发射器。摄影师:Nikita Teryoshin(俄罗斯圣彼得堡)

▲波兰波德科瓦勒阿纳的一个难民收容中心里,一名15岁的亚美尼亚女孩坐在轮椅上,旁边坐着父母,她最近因抑郁综合症从紧张状态中醒来。摄影师:Tomek Kaczor(波兰)

▲2019年3月14日,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失事遇难者的一名亲属在坠机地点哀悼时,向她脸上扔土。 撞击太大了,两个引擎都被埋在10米深的石坑里,几乎无法辨认出任何人体遗骸。摄影师:Mulugeta Ayene(埃塞俄比亚)

年度世界新闻摄影图片故事提名

Nominees for World Press Photo Story of the Year

▲《埃航空难》组照 摄影师:Mulugeta Ayene(埃塞俄比亚)

2019年3月10日,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,一架波音737 MAX,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起飞6分钟后从雷达上消失,坠入一片田野,机上157人全部遇难。撞击太大了,两个引擎都被埋在10米深的石坑里,几乎无法辨认出任何人体遗骸。

11月14日,坠机8个月后,撞击地点被覆盖,身份不明的遇难者遗体被埋在一排排相同的棺材中。对比了2018年10月从雅加达起飞12分钟后,同样是737最大的狮航飞机坠毁的情况。世界各国,最初除了美国,都将737飞机停飞。第一份报告显示,尽管遵循了波音公司推荐的程序,飞行员还是无法阻止飞机反复俯冲。在这两个案例中,飞行员似乎都在努力处理一个旨在防止飞机失速的自动安全系统,这个系统不断地将机头向下推。系统似乎被激活了,可能是由于传感器故障,尽管没有什么问题。后来有消息称,美国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曾与波音公司就MAX的潜在安全问题对质。波音公司拒绝了他们的要求,但承诺进行软件修复,但在ET302航班坠毁时还没有进行。飞机一直停飞到2020年。

▲《叛乱》组照 摄影师:Romain Laurendeau(法国)

年轻人占阿尔及利亚总人口的一半以上,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份报告,阿尔及利亚30岁以下人口中有72%失业。阿尔及利亚历史上的关键时刻,如1988年的“黑色十月”起义,其核心是愤怒的年轻人。“黑色十月”遭到严厉镇压,5天内就有500多人丧生,随后是暴力和动乱的“黑色十年”。

2019年2月,数千名来自工薪阶层的年轻人再次走上街头,这成为对长期担任总统的阿卜杜拉齐兹·布特弗利卡(Abdelaziz Bouteflika)统治的全国性挑战。

当代问题类(单幅)

Contemporary Issues

▲2019年4月20日,在美国阿肯色州达尼尔湖,白人至上主义团体“Shield Wall Network”的成员庆祝希特勒的生日。摄影师:Mark Peterson(美国)

▲2019年2月18日,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阿布扎比举行的国际防务展览和会议(IDEX)上,一名商人在展览日结束时锁上了一对反坦克榴弹发射器。摄影师:Nikita Teryoshin(俄罗斯圣彼得堡)

▲2019年12月31日,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贝加的一个临时疏散中心,阿比盖尔·费里斯(戴着面具)与朋友们玩耍。摄影师:Sean Davey(澳大利亚)

当代问题类(组照)

Contemporary Issues

▲《漫长的战争》组照 摄影师:Lorenzo Tugnoli(意大利卢戈)

塔利班在2019年取得了强大的领土优势,并增加了在阿富汗的影响力。美国入侵阿富汗18年后,阿富汗国防和安全部队(ANDSF)负责保卫阿富汗安全5年来,塔利班控制或争夺了大约一半的国家,在一些地区充当影子政府。

今年1月开始的和谈似乎在8月接近达成协议,但在9月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阻挠。在会谈期间,双方都试图获得筹码,战斗升级,而在实地,会谈为塔利班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政治合法性。塔利班暴力的频发和蔓延,使安德福部队捉襟见肘,在某些情况下不堪重负,伤亡率很高。冲突的升级也严重影响了平民人口,造成了大量伤亡、被迫流离失所。和平与经济研究所(Institute for Peace and Economics)年中发表的一份报告将阿富汗列为世界上“最不和平”的国家,取代叙利亚,不过到2020年初,和平协议似乎再次成为可能。

▲《流离》组照 摄影师:Nicolò Filippo Rosso(意大利)

从2016年起,委内瑞拉的政治和社会经济危机导致越来越多的移民流出该国。委内瑞拉人说,他们被迫离开的原因是不安全和暴力、得不到粮食、药品和基本服务,以及政治局势造成的收入损失。哥伦比亚最深切地感受到这次人口外流的影响。

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,截至2019年10月,大约450万委内瑞拉人离开了该国,其中160万人在哥伦比亚。尽管委内瑞拉在2月份正式关闭了与哥伦比亚的陆地边界,但仍有大约300个秘密过境点保持活跃。在哥伦比亚,半数以上的委内瑞拉移民没有固定身份,因此无法获得健康、教育或合法就业。慈善组织和非政府组织帮助为人们提供医疗和食物,但许多人最终住进了非正规定居点或流落街头。2020年初,哥伦比亚政府宣布了两项新的特别居留许可,允许10万多委内瑞拉人在该国居留和工作,并规定委内瑞拉父母在该国出生的儿童可以获得哥伦比亚国籍,但仍有大量人被剥夺了居住权。

▲《宠物老虎》组照 摄影师:Steve Winter(美国)

在美国,有5000到10000只老虎被圈养。路边动物园和其他企业饲养老虎。个人也可养老虎当宠物。相比之下,亚洲只有3900只野生老虎,而世界各地经认证的动物园只有1659只。1973年的《濒危物种法》没有涵盖美国许多外来宠物,该法只适用于从野外捕获的宠物,而不适用于人工饲养的宠物。美国有四个州没有法律规定养大猫当宠物,还有十个州虽然需要许可证,但一旦小宠物得到保护,就可以用来养大一点的动物,比如老虎。当作为宠物购买的幼崽4个月大时,它们长大后,危险得无法在家里饲养,并继续出售,这引发了人们的担忧。

环境类(单幅)

Environment

▲2019年10月10日,在北冰洋中部,一只北极熊和它的幼崽靠近北极燕鸥号(Polarstern)的科学家放置的设备。北极燕鸥号是一艘考察北极气候变化后果的科学考察船。摄影师:Esther Horvath(阿尔弗雷德)

▲在乌干达默奇森湾,一名在维多利亚湖非法工作的渔民在和同事钓鱼前,将他整天藏着的船浮起。摄影师:Frederic Noy(中亚)

▲2019年8月3日,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布伦特伍德镇附近,消防队员与沼泽综合火灾战斗。摄影师:Noah Berger(美国)

环境类(组照)

Environment

▲《碳威胁》组照 摄影师:Katie Orlinsky(美国纽约)

北极永久冻土融化的速度比气候学家预测的要快,释放出的碳气体可能加速全球变暖。

▲《垃圾循环解决方案》组照 摄影师:Luca Locatelli

几个世纪以来,工业化国家一直遵循一种“以废为宝”的线性经济模式:将原材料收集起来,转化成产品,然后出售,然后作为废物丢弃。价值是在这个经济体系中通过生产和销售尽可能多的产品而创造的。这种模式不仅消耗自然资源,而且还消耗能源,由于对化石燃料的依赖,加剧了全球变暖。

循环经济通过使经济活动与有限资源的消耗脱钩提供了另一种选择。它的基础是设计系统外的废物和污染,保持产品和材料的使用,以及再生自然系统。作为应对气候危机的一部分,全球各地的农民、制造商和政府正在采取措施,试验和实施循环经济。

▲《褪色的火烈鸟》组照 摄影师:Maximilian Mann

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盐湖之一的伊朗西北部的乌尔米亚湖正在干涸。

上世纪90年代,它的面积是卢森堡的两倍,但干旱加剧和夏季气温升高加速了蒸发。此外,非法的水井,加上沿湖支流的水坝和灌溉工程的激增,已经将水转移到农田。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在2014年进行的研究表明,在20世纪70年代,该湖的面积缩小到了12%左右。此外,环保人士认为,2008年修建的一条15公里长的堤道将该湖一分为二,这更加速了干涸,因为它抑制了两岸之间的水流。暴露在外的湖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盐漠,不能支持农业,容易受到盐风暴的影响,对周围的农业造成不利影响,并导致眼睛、皮肤和肺部疾病。

这个地区的居民,曾经是这个湖的一个休闲场所,现在都搬走了。干燥也会影响候鸟的食物来源,如火烈鸟、鸭子和白鹭。伊朗总统鲁哈尼(Hassan Rouhani)承诺在10年内提供50亿美元,以振兴乌尔米亚湖。

关于我们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版权申明

版权所有 江苏高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备案号:苏ICP备17036779

本站累计访问1115148次